第1章 臭流氓

发表时间: 2021-06-08 14:18

“代号119呼叫洛队——”

“一楼出口全部被堵死,一楼出口全部被堵死!”

对讲器中,传出队员稍显着急的声音,洛时柒动作加快,避开身后穷追不舍的男人。

“该死!”她低骂一声。

此时不是曝光的时候,她不能冒险,绝对不能现在跟那群人正面对上。

对讲器沉默一阵,再度响起:“洛队,三楼317有通风口,咱们的人可以接应。”

洛时柒穿过人群,飞身上了二楼:“具体位置在哪儿?”

对讲器电流兹拉几声,彻底没了声音。

洛时柒抿唇,暂时关掉设备,速度很快上了3楼。远离人群后,戴着墨镜的黑衣大汉不再掩饰自己的凶性,赶紧追赶。

317就在眼前,洛时柒打开对讲,尝试和组员沟通:“这个房间有人没有?”

电流声刺啦作响,没有一句有用的信息。

脚步声从身后传来,洛时柒顾不得其他,推门而入。

紧接着,一头撞上刚洗过澡围着浴巾的男人。

他湿漉漉的头发略微遮挡眼睛,还往下淌着水,划过挺直的鼻梁、性感的薄唇,往锁骨更深处滴落。

赤裸的胸膛上,匀称性感的六块腹肌依次排列,观赏性极强。

洛时柒轻扫一眼男人的身材,若不是情况紧急,她简直想吹口哨了。纵然她从小生活在男人堆里,也没有见过这么完美的身材,简直跟她上回找的极品鸭有的一拼。

只是现在,男人俊逸的眉眼紧皱,犹如深潭的瞳孔仿佛猝了冰:“滚出去!”

外面凌乱嘈杂的脚步声越来越近,洛时柒赶忙回神,一把脱掉外套,露出里面性感的齐胸吊带。

“兄弟,江湖救急!”

她说着,一把将男人壁咚在墙上,整个下半身和男人亲密无间:“这位大哥,可能我接下来说的话有点扯,但外面确实有几个黑衣人想欺负我这个弱女子。你长得这么帅,总不能眼睁睁看着我被欺负去了吧?”

她蹙起眉,无比可怜的眨眨眼,恰似那不胜凉风的娇羞,丝毫不知花成一团的妆容,配上这个表情显得有多惊悚。

男人没有动作,看样子,并不反抗。

很好。

洛时柒松了口气。

此时,耳机刺啦几声电流声,119的声音断续传到她耳朵里:“洛队,317房间的人我们完全查不到资料,鹰眼那边说来头不小,咱们最好还是不要招惹,要不咱们再找找其他出口?”

洛时柒脸上的笑容都僵硬了。

很好!

等她出去后,一定要给119来场长辈的关怀大礼!

还有通讯部,干什么吃的!这么紧急的关头,设备出现问题!

洛时柒咬牙切齿。

此时,男人眨眨眼,终于动手。他温热的大掌顺着她的脖颈一路向上,摘去她耳朵中的耳机。

洛时柒一愣。

房间门已经咚咚作响,还能听到几个大汉的声音。

“她好像进这里面了!”

“这回,绝对不能让她这么逃了!”

“等等,别踹门,我记得里面是沈家四爷,万一得罪四爷……”

“那怎么办?我们就这样放那丫头一马?”

“不行!她拿我们的东西,绝对不能这么算了!何况四爷可不会喜欢这种不干不净的臭丫头,咱们把那臭丫头揪出来,说不准四爷还会感谢我们呢!李哥不是有万能卡吗?咱们进房间拿人!”

领头人犹豫一阵,掏出卡开了门。

门锁清脆的“啪嗒”一声,洛时柒赶紧抬起修长的双臂搂住男人脖子,将自己和男人调换了方向,看样子就像是男人将她抵在墙角一样。

“得罪了!”她樱红的唇低哑又急促的说。

半褪的红色高跟鞋,勾在脚尖上,高高蹭在男人腰间。

几位大汉小心翼翼推门而入后,看到的就是这一幕。

披着浴巾,上身半裸的男人将女人抵在墙上,露出的半个后背蕴藏着难以形容的爆发力。女人娇小的身子藏在男人身后,被遮挡的严严实实。只有那性感的大波浪和红色高跟鞋,挑出暧昧的弧度。

几人倒吸口凉气。

“哥哥,他们是谁呀?”女人声音又娇又软,透出那么几分慵懒和不满。

实际上,洛时柒心头打鼓。但凡她身前这位大哥不配合,她就危险了。

她仰头,却看不清男人的面色,只能看到男人好看的下巴弧线和性感的喉结,喉结下方,有颗小小的赤色朱砂痣。

喉结上下滚动一下,带动脖颈间那粒朱砂翻滚,洛时柒一时晃了眼。

男人伸出手,温热的大掌环抱住她不堪一握的纤腰,洛时柒哼咛一声,身体被逼迫着朝前靠拢,姿势无比暧昧。

黑衣大汉面面相觑,领头的试探道:“四爷,我们是傅总的人,这丫头偷了我们傅总东西,又擅自闯入打扰四爷,我们现在就把她带走。”

他说的小心翼翼,干笑着挪动两步。

整个南城谁不知道,沈家四爷阴厉狠毒,出了名的难对付。纵然他们是傅总的人,也断不敢冒犯。

洛时柒整个人埋在男人怀里,不满的蹭:“哥哥,人家怎么会是小偷呢,他们在胡说!嘤嘤嘤,我不管,哥哥要为人家做主!”

说出的话,洛时柒自己都恶寒。

想她,堂堂隐龙队长,居然还需要出卖色相躲避敌人,可悲!

要是传出去,她这张老脸往哪儿搁?

还好,现在她脸上的妆那么浓,就算是组员也未必能认得出来。

等躲过这一波人,她就再也远离,看不到眼前人了!

洛时柒如意算盘打得啪啪作响,埋在男人怀里死活不露头。

黑衣大汉见男人一直没反应,再度试探:“四爷?”

男人喉结微动,浑身散发戾气,声音却慢条斯理:“若不想让我计较你们私自闯我房间——滚。”

几个大汉头皮发麻,虽心有不甘,却赶紧低头哈腰离去,最后还不忘带上门。

洛时柒放松些许,松开环住男人脖子的手:“谢谢大哥啊!您可真是天大的好人,等我出去,一定对您日夜供奉!”

她马屁拍的噗嗤作响,想远离男人,才发现男人的大掌依旧死死箍着她腰。

咦?

洛时柒挣扎两下,突然顿时,脸色爆红——两人的身体几乎亲密无间,男人身体上的变化,她感受的清清楚楚!

草(一种植物)!这臭流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