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发表时间: 2020-12-02 09:08

金韫婉惶惶不安地注视着阿玛手中的听筒,提醒着自己千万不要因为盛沛霖的几句话就忘了原计划,缓缓走了过去。

阿玛吧听筒交给了她,拍了拍她的肩膀,“阿玛就先出去了。”

金韫婉调整好呼吸,将听筒放在了耳边,还没说话,眼圈就有些红红的。

“喂。”

“回娘家了?”电话那头盛沛霖用着低沉的嗓音问道,他的声音就好似是冷夜中的海水一样,总在平静中夹杂着暗流汹涌,让金韫婉捉摸不透。

“嗯,回来看看。”

“别待太晚,吃了晚饭我让管家来接你。”

金韫婉自然不愿意,管家一来,她阿玛额娘不就知道她离家出走了。

“我不想回去。”

“别胡闹,我现在没空哄你。”

嘟嘟......

盛沛霖挂断了电话。

他总是这样,从不等她把话说完,就一个人擅自决定了所有事情,不准她拒绝。

金韫婉有些时候觉得,自己就像是盛沛霖养在笼子里的金丝雀。可她很快又打消了这个想法,但凡是金丝雀,大抵都还能讨得主人欢心,而盛沛霖养她只不过是义务。

而另一边,津河临时作战处。

盛沛霖身前几个亲信透过玻璃窗看着他接完电话后不悦的神情,堵在了门口,没人敢上前报告。

“元帅这是怎么了?难道是前线出了问题?”有人小声问道。

副官摇了摇头,“不应该呀,昨日都还频频捷报。”

大家沉默了一会儿,又有人猜测道,“那就是后方粮草供应不足!”

副官还是摇头,“咱们的粮草至少能管到明年二月。”

“那是怎么回事?”

副官耸了耸肩,“我怎么知道,元帅八百年都没有露出过这么吓人的表情了,你们也知道他那张脸,天天冷冰冰的,但也没怎么黑过。恐怕是家事。”

众人纷纷意味深长地“哦”了起来,办公室里的盛沛霖听到声音,脸色就更加难看起来。

“你们在外面嘀咕什么?进来讲!”

而此时的北都,夕阳西下。

金韫婉渐渐踌躇起自己应当怎样应对一会儿找上门的管家,可到了深夜,管家也没有来。金韫婉既松了一口气,心中的难受劲儿又堵到了嗓子眼——盛沛霖大概是因为她任性妄为的话生气了,所以根本没想让她回去。

翌日,金韫婉收拾好了行囊,赶去了码头。

码头上来来往往的人很多,大多都是梦想着海外淘金的年轻人,有夫妻,有兄弟,但少有像她这样一个姑娘家孤身成行的。

临了她要上船,才被人从身后叫住。

“夫人,闹够了就回去吧。”管教一本正经地对她说道。

管家名叫李全富,原是盛沛霖的副官,快四十了,盛沛霖几年前受重伤那次李全富为了掩护他撤退身中三枪,治好后成了跛子,索性就改行做了元帅府的管家。

他救过盛沛霖的命,所以金韫婉也一向对李全富有所敬重。

“我没有闹,桌子上的离婚协议你看到了吧,我要和盛沛霖离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