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章节目录

小说简介

《叶挽舟薄云锡》的免费阅读章节尽在本站,小说讲述了叶挽舟薄云锡的故事,本站将这本非常受欢迎的小说推荐给大家,希望您能喜欢。 被拐十五年的叶挽舟因继承爷爷遗产,几经辗转回到叶家,却被叶家一堆牛鬼蛇神围攻;为了在叶家站住脚跟,她主动向那个手眼通天挂逼级的男人提出了……入赘的建议,那个男人却意料之外的点头同意,世人震惊!

叶挽舟薄云锡精彩章节

辗转一夜难以入眠,第二天,叶挽舟还是找到了叶珍惜。

叶挽舟约叶珍惜来咖啡馆,她不想惊动叶岸然和肖珍,她只是想问问叶珍惜在葬礼上为什么要这么说。

但当她来到咖啡馆时,她意外看到了一个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身影——白蓝天。

对,人如其名,如蓝天白云一样纯净明杰的人。也是那个当初说会好好爱护她的人。

白蓝天承诺过,无论叶挽舟贫穷或者富有,健康或者疾病,都会守护她——他是她这二十年来唯一爱过、而且还爱着的人。

叶挽舟与白蓝天都出自乐同村,但叶挽舟没钱交学费,放弃了念大学,而白蓝天却借了一身债坚持去上。

叶挽舟说过:“不怕,只要书读好了,什么都不怕。蓝天哥你现在有困难,我就每天多卖几碗云吞面,总能供你念完大学的。”

“挽舟,你的好,我会记一辈子的。”

白蓝天的话时不时像洞穴中的回响萦绕在叶挽舟耳边。她知道,白蓝天倔强,倔强得每次拿了她的钱,都把账记在小本子上。

就是这样爱护面子和尊严的男人,如今却单膝跪下帮叶珍惜松开鞋带又重新绑了起来。

“哦,来了?”叶珍惜没想到叶挽舟比约定时间早来了一个小时,而这白蓝天实在不好打发,天天过来献殷勤,也有点烦人。

不过……

叶珍惜眯着眼睛打量着叶挽舟,想到,普天之下,连白蓝天都不要的女人,怎么找得到上门女婿?

白蓝天见到叶挽舟来,顿了一顿,但为了不让叶珍惜嫌弃,他还是仔仔细细地把叶珍惜的鞋带绑好后才起来。

“蓝天哥,你……怎么在这?”叶挽舟想了想,还是想把白蓝天的事情暂时放下,转而对叶珍惜说到:“珍惜,我有事问你。蓝天哥,可以让我和珍惜单独谈谈吗?”

白蓝天听叶珍惜说了葬礼的事情,这时的他像本能那样伸出手臂,挡在叶珍惜面前,道:“挽舟,珍惜是有苦衷的,你不要为难她。”

呵……他哪只耳朵听到我要为难她了?

叶挽舟有一瞬间觉得,跟她处了两年的男友,瞬间像变了个人。

叶珍惜见到白蓝天这么说,连忙说:“蓝天哥,我不为难的,我夹在姐姐和爸爸中间,这种事情早晚是要逼着做的。”

“挽舟,你看珍惜多么善良。你要是还想责怪她,那就冲我来,她不像你,她是很脆弱的。”

呵……我就不脆弱?话说,什么时候,他们什么时候关系那么好?

而且,自己是怎样,难道蓝天哥还不懂吗?

叶挽舟牙齿咬了咬舌头,强忍住白蓝天那种护犊的眼神,道:“蓝天哥,我真的想和珍惜单独谈谈。”

对于叶挽舟的话,白蓝天好像一句话都听不进去,他用那宠溺的眼神看着叶珍惜,道:“珍惜,有我在,你不用怕,我不会离开你的。”

什么话?这种暧昧的情话,让叶挽舟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反问道:“白蓝天,有些话是只可以对我说的。”

说到这里,白蓝天那绷紧的神经似乎缓和了下来,他深呼吸一口气,像解脱了似的,说到:“你去酒吧当那种服务生的事情,你当我不知道?”

叶挽舟听罢,微怔,当天肖雨的话,虽然大家都听着了。但是那里的人根本不认识蓝天哥,除非是……

只那么一瞬间,叶挽舟仿佛看到了叶珍惜那嘲笑般的眉眼,那微微眯着的眼睛,带着十五度的弧度,轻轻上扬,轻佻而蔑视。

但只是那么一秒钟,很快,叶珍惜又恢复平日那眉头紧皱,楚楚可怜的表情,道:“蓝天哥,别那么说,姐也不是自愿的,她也是迫不得已的。”

呵……

难道那个叫做薄云锡说的是真话?

叶挽舟不知道那天是怎么离开那间咖啡厅的,她只知道,那天叶珍惜什么解释也没有,而白蓝天也从那个温柔以待的男人,变成无情而嘲笑她的人。

而至于为什么叶珍惜会认识白蓝天,一周后,叶挽舟终于知道了答案。

叶心堂的首席律师严计找到了叶挽舟,让她接管叶詹眉赠予的财产,但前提是——“叶挽舟小姐,如果你想顺利接管叶詹眉先生赠予的股份和私人财产,需找到合适的愿意入赘的上门女婿,与你一同打理,否则这笔财产将由叶心堂的基金会代为接管。”

这个条件无疑击中叶挽舟的死穴,她把自己所有情感都奉献给白蓝天,但是他却在一周前给她当头一棒,不听她的解释,随意践踏她的尊严。

“好的,我知道了。”叶挽舟想着,刚失恋就遇到要招入赘女婿,这也够巧了。

这天天晴,叶挽舟第一次坐在了叶心堂的会议室里面,这天叶家的人都没有来。她看到桌子旁边那些穿着整齐高定西服的人,每个人的双眼对她都充满了鄙视。

有人甚至质问她:“叶小姐,按照叶老的遗愿,如果你没有肯入赘叶家的夫婿,那么你是不适宜坐在这里的。”

这种质疑引发了连锁反应,大家都开始七嘴八舌地问道:“叶小姐芳龄多少岁?如今有没有男友?”

忽然,肖雨推门而入,大声说到:“有男友又怎样?谁会想自己头顶绿油油。我们作为男人,最注重的就是尊严。”

叶挽舟听罢,怒目盯着肖雨。

肖雨见叶挽舟那种憎恨的眼神,心里很不爽,说声更大了,反问道:“怎样?我没上你,不代表其他人没有?这当酒吧女又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啊!”

会议室再度七嘴八舌地议论起来,让酒吧女当董事长?叶心堂是吃饱撑着吗?

“怎么,不做声?”肖雨瞅了瞅叶挽舟,看见叶挽舟那白皙的精致小脸,不由得把手贴在自己手里,然后松开给了叶挽舟一个飞吻。

肖雨那轻佻的举止,加上叶挽舟那无力反驳的表情,让那些股东更加肯定叶挽舟就是酒吧女的身份。

叶挽舟不善言辞,但不代表她怕事,况且田金花的病也不能一拖再拖。

她不说一句话,她在犹豫,在彷徨。随便找一个入赘女婿,其实并不难,难就难在以叶家如今的地位,搞垮一个入赘女婿很简单。除非那人不怕事,就像……就像在葬礼上揭穿叶家阴谋的那个人一样。

她定了定神,不再犹豫,取出那天那人给的名片,手机迅速拨了一窜数字道:“嗯,有事,就是……你愿意当叶家的入赘女婿吗?”

书友评论

  • 还可以输入200

  • 查看全部评论

同类推荐

主编推荐

举报本书
举报类型:
举报内容:
联  系 人:
联系方式:

确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