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章节目录

小说简介

精品小说《江眠棠司马渊穿越文》是轻歌儿最新写的一本情节十分精彩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江眠棠司马渊,书中主要讲述了江眠棠司马渊之间跌宕起伏的情节故事,喜欢架空类型的读者们不要错过!揍太子,斗继母,洗冤屈,养萌宝……哦,还要给某个有掐脖子嗜好的摄政王治病!只是——江眠棠满脸问号:“病都治好了,您老赖这儿干啥呢?”司马渊:“想当你孩子的爹。”

江眠棠司马渊穿越文精彩章节

这道声音如同平地惊雷一般,让司马康平瞬间冷静下来。

面前这个男人,不过二十七岁,比他大不了多少,却是他的十九叔。

先皇多子嗣,年纪差距也大,司马渊作为先皇最小的子嗣,却是最出色的那一个。

十三岁随着镇国公上战场,立下赫赫战功,有不败战神的美名。

镇北关三十万铁骑,俱为他所用,甚至先皇驾崩,当今皇帝登基之后,先皇还是留下了一道圣旨,命他为摄政王。

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军功显赫,权倾朝野。

连他父皇都不敢轻易招惹。

这样一个人,没有人愿意得罪他。

甚至有传言,他杀人不眨眼,心狠手辣,面具之下是丑陋如恶鬼的容颜,每月都要生吃人心才能消除暴戾。

“皇叔怎么会突然回来?”司马康平稳住心神,惊疑不定的看着突然班师回朝的司马渊。

司马渊镇守边关四年有余,这时为何突然就回来了?

而且他竟然一点消息都没有得到。

司马渊居高临下瞥他一眼,声音冷冽:“与你何干。”

司马康平脸色阴鸷了一瞬,最终还是生生忍了下去。

气氛变得有些诡异。

江眠棠倒是饶有兴趣的看着司马渊。

虽说带着面具也看不出来什么,但是光凭借着这个男人露在外面的一双眼睛,她看出了些许端倪。

司马渊的瞳孔颜色很深,但是在颜白部分,却透着不正常的猩红,靠近眼尾的部分,更是有两条很深的红线。

这和她前世跟着老师鬼医圣手研究的一种蛊毒症状十分相同。

只不过原主记忆中,有关这个男人的记忆,实在是太少了,知道的也就是他喜怒无常,权势滔天,不是很好惹。

成年人之间的交涉,往往是伴随着某种利益。

江眠棠打量司马渊的时候,心中的思绪已经转过了万千。

原主虽说贵为宁国公府的嫡女,先皇亲封一品云安郡主,但在宁国公府那边,很不受宠。

云安郡主也只是一个虚名,先皇所赐的金牌也不能总是拿出来,所以她现在的处境完全是孤立无援。

就算外祖家有泼天的富贵,可到底家底在江南,离上京城来回一月有余,远水救不了近火,她需要在京城站稳脚跟的话,需要一个有力的靠山。

毕竟陷害通敌一事,就证明了有人想要她死。

面前的司马渊倒是一个很好的选择,就是不知道能不能成。

许是江眠棠的眼神太过于热辣,就连司马渊都忍不住蹙眉看了她一眼。

见司马渊眼神转向她,江眠棠冲着他微微一笑。

伸手不打笑脸人嘛,想要建立友好的合作,第一印象很重要!

岂料司马渊的眼神更加暗沉,心中竟然有些躁意,低沉的嗓音冷得惊人:“谁准你直视本王?”

“没什么,就是看你有病,而且病得不轻。”江眠棠耸了耸肩。

此言一出,众人心思各异。

江眠棠疯了不成?!竟然敢这么跟摄政王说话?

司马康平倒是开心,得罪了司马渊,看这个贱人怎么收场!

而底下的百姓俱时惊色,身子更是抖如筛糠,司马渊身后的一众将士更是纷纷怒目,几欲上前一刀斩了这口出狂言的江眠棠。

司马渊却是平静如斯,只眼角红意渐甚。

他缓缓道:“这眼睛,要了也无甚用。”

言下之意便是——剜了它!

江眠棠:“……”

这男人果然是有病。

方才撞到马的时候,江眠棠就闻到了司马渊身上传来的若有若无的香味,是用来安神的香薰。

司马康平心中一喜,顿时阴阳怪气的说道:“皇叔,这贱人目中无人,狂妄自大,方才竟然还当着众人的面掌掴太子,完全不把皇室的脸面放在眼里,不过她的身上有皇爷爷的令牌,皇叔怕是动不得她。”

司马渊最讨厌有人跟他唱反调,他这么说,江眠棠今日怕是活不了。

就在司马康平等着司马渊用长枪贯穿江眠棠的时候,江眠棠忽然朝着司马渊的方向走了过去。

她在男人腿边停下,用只有两人才能听得见的声音说道,“阁下一入夜就头痛难忍,心中躁郁无法纾解,严重时无法控制自己,如同发疯的野兽,我说的是也不是?”

少女抬起明艳的小脸,丝毫不惧怕的直视司马渊一双如同鹰隼般锐利的眸子,里面暗藏的杀意,她全然无视。

这个时候就是要有底气。

直觉告诉江眠棠,面前的男人和她是同一类人,在面对这样的人时,你越是露怯,就越是没有胜算。

果然,司马渊眼神变了又变,但那双深潭似的眸子蕴着万千汹涌。

无人看得懂他在想什么!

江眠棠也不在意,接着说道:“当今世上,只有我能救你,如果我没看错的话,刚才我所说的情况,你最近发作的更加明显了吧?”

越是靠近司马渊,她就能闻得到熏香的气味十分浓重,他眼底的红线,也越是明显。

司马渊目光晦暗不明地盯着江眠棠,薄唇紧抿,一言不发。

这个女人说的分毫不差。

他自请去边关战场,就是因为病情严重,只有靠着在战场上厮杀,鲜血的气味才能让他纾解心中躁动,快意几分。

而今回京城,也正是因为更加严重,他回来找神医求方。

就在双方僵持不下的时候,司马渊忽然一把捞起江眠棠,将她扔在马上,扬起马鞭,转身就走。

速度快到令江眠棠反应不过来。

“孩子……”

原主还有一个孩子呢!

司马渊顿了顿,头也没回,对着身后的护卫道:“带上她的孩子,走。”

事情忽然的变故让众人来不及反应,看着司马渊带着江眠棠绝尘而去,监斩官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问道:“太子殿下,您看,咱们要追吗?”

司马康平也没想到司马渊会突然带着江眠棠离开,也不知道那个贱人和司马渊说了什么!

“追什么追?今日之事,本宫定会告知父皇!”他咬牙切齿的看着江眠棠离去的方向。

今天这个贱人不仅休夫,甚至还当众让他丢脸,这仇他记下了,来日不将这贱人千刀万剐,难解他心头之恨!

江玉柔从始至终没有说话,只静静地看着这一切。

她心中惊疑不定,为什么以往的草包,会突然像是变了一个人一般?!

……

上好的千里马速度奇快,烈烈的冷风刮得江眠棠小脸生疼。

这具身体本就不好,在天牢里待了几天,更是如同破布娃娃,哪能经得起这么折腾?

她腾出一只手,在司马渊的盔甲上敲了敲:“你慢点!”

司马渊置若罔闻,不耐烦的将她的手拉下,反剪在身后,大手在她挺翘的小屁股上不轻不重的拍了一下:“安分一点,不然本王把你丢下去。”

江眠棠:“……”

奇耻大辱!

她堂堂金牌杀手毒医,竟然被一个男人给打了屁股?!

要不是她现在还太过弱小,定要将这男人掉在十字架上鞭挞!

书友评论

  • 还可以输入200

  • 查看全部评论

同类推荐

主编推荐

举报本书
举报类型:
举报内容:
联  系 人:
联系方式:

确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