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章节目录

小说简介

《玄门相师》全文由著名大大“白手追凶”创作而成,玄门相师小说主角是钟离吴小晴吴小雨,是一本现在正在热推的小说,《玄门相师》小说内容十分精彩,推荐大家阅读。西京城东郊老火车站,靠着马路的一溜,摆了几个算卦占卜,看相断命的摊子,最角落里是个从未见过的年轻人,坐在一个小马扎上,一张略显稚嫩但是干净清秀的脸上,挂着一些迷茫,他的脚边上铺了两张A4纸,上面两个大字“看相”,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精彩章节

西京城东郊老火车站,靠着马路的一溜,摆了几个算卦占卜,看相断命的摊子,最角落里是个从未见过的年轻人,坐在一个小马扎上,一张略显稚嫩但是干净清秀的脸上,挂着一些迷茫,他的脚边上铺了两张A4纸,上面两个大字“看相”,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钟离捏了捏留在兜里的三块钱零钱,原本剩下了五块,那两块中午买了两个馒头和一瓶水,扛到现在,日渐西沉,五脏庙不争气的蠢蠢欲动 又饿了。

似乎这个城市对他并不友好,一下火车他的包裹就成了一个破口袋,装在里面的一部诺基亚还有几百块钱全都被江湖救急了,兜里的五块钱还是之前买票时候找的零钱随手揣兜里的。

这一溜的同行们个个仙风道骨的,不是白须白发就是道貌岸然,只有他半土不土的一件灰体桖,洗的发白的牛仔裤,鞋倒是正宗,千层底,踢死牛黑布鞋,这一身穿搭倒也另类,但是那张脸,唉,实在是太嫩了!所以一下午也没有开张。

钟离不着急,除了他本就淡然的性格,从不会为任何事着急,还有就是他知道今晚一定有肉吃——咱是干嘛的?算命啊,连一顿饭都算不到,还算个屁啊!

看着远远的一个四十来岁的阿姨,向着这边踱步,钟离浅浅的弯了弯嘴角。

刘梅最近正在烦恼,自家大姑娘年芳二十八,一米六九,长的跟仙女儿似的,可是怎么就没有个男朋友呢?那些男人都眼瞎吗?

再过三个月就二十九岁了,所以大姑娘的婚事就成了她的心头刺,今天也不知怎么的就神死鬼差的想找人给看看,算算,出门一晃就换到了这里,西京最有名的算命一条街。

刘梅这一路看,一路瞧,她也不知道这么多的路边儿神仙那个是真那个是假,人行道上那铺着的一张张鬼画符怎么看怎么古怪别扭,看看瞧瞧就来到了钟离的面前。

刘梅之所以坐到了钟离给她让出来的小马扎上,是因为在她看向钟离的时候,这个面嫩的小伙子冲她笑了笑,那个笑容让她突然就轻松了许多,看着亲切,看着舒服,所以就座了下来。

“小伙子,你会算命?”

“阿姨是想给女儿看姻缘吧!”

“你知道?”刘梅惊道。

“我会算命!”

“那你赶紧给我算算”

钟离问了刘梅女儿的生辰八字,沉目掐指,数秒之后突然睁眼,微微一惊“咦!”

“阿姨,这姑娘的婚事,不能着急!”

“为啥?”刘梅有些不安的问。

“不好说清楚,不知道方不方便让我见见本尊呢?”

“这…,要不你跟我去趟家里?她还没下班,等她下班回来你再给看看,晚上留在家里吃饭,行不?”

“可以!走!”

其实后来刘梅也在回忆,当初怎么就神使鬼差的领一个只见了一面,说了不到十句话的大小伙子回家,实在没想明白,问钟离,钟离只是笑笑,嘴里蹦出来一个词儿“缘分!”

路上刘梅通过交谈钟离摆摊算命是因为被人偷了钱财不得已而为之,而钟离以前一直生活在山上,虽然对外面的世界并不算陌生,但是这么大的城市还是第一次来。

钟离不但会算命还懂医术,握了握她的手腕就说出了她的几个老毛病,还给她起了两付总共花不了三十块钱的中药,保她药到病除。

而钟离现在孤苦伶仃,还要在茫茫人海中找人,住没住的地儿,吃没吃的地儿…

所以一咬牙,一跺脚,刘梅决定,钟离就住她家了,反正她家院子里还有一间偏房一直空着,床什么的都有,原来是家里老爷子住的,后来老爷子走了就一直空着,就让钟离先住着,以后再说…

当然刘梅也有小算盘,以钟离的医术以后家里的小病小灾可不就不花钱了吗!再说她自认看人的眼光贼准,这个小伙子应该不坏。

刘梅家的小院子是西京城内为数不多的平房了,政府作为城市古貌保留了下来,不再拆迁,能值不少钱,位置也好,是她老公的祖产,她老公三年前车祸走了。

院子里就住了她和女儿吴小晴还有在西京读书兼看病的侄女吴小雨三个女人,从今以后,还要再加上钟离这么一个男人。

一踏进小院,钟离就暗暗点头后又轻轻摇头,坐北朝南的三间正房和一间西偏房,百来平米的中庭小院子青石板铺地,隔出来的一小块种了一些芍药月季之类的耐活花株,长势喜人,青石板上的横纹几乎都磨平了。

钟离点头是因为这院子传世不短,隐有紫贵之气升腾,如果家中有男性族人应该是有做官从政的福运,摇头就是可惜这院子住了一家子的女人,这点紫贵之气浪费了。

“来来来!小钟啊,以后你就住西偏房。”

刘梅热情带着小钟进了院子,指了指西房,“屋里有床有衣柜,空调也装了,有段时间没住人了,一会儿开窗透透气,我也经常打扫没什么灰尘,床上的铺盖什么的阿姨有多余的,你先用着,不要嫌弃哟…”

“怎么会,谢谢阿姨了!”钟离礼貌的给刘梅道谢。

“你先去客厅看会儿电视吧,我去做饭,待会她们姐妹两个应该快回来了!”

“梅姨,要不我来做饭?”

“欸?你会做饭?”刘梅有些惊讶。

“味道应该还不错,要不您让我试试?”

“那敢情好,行行行,厨房在那儿!”刘梅指了指东墙边上的一个小屋子。

原本只是想略表谢意的做顿饭,没想到的是,这顿饭把钟离定位成了吴家御用厨师,妥妥的活成了煮夫,钟离自叹涉世未深,涉世未深啊!

晚饭时刻,吴小晴一对秋水凤目波光流转上下审视着钟离,吴小雨则是看着这个有些小帅的小哥面露怜惜,在刘梅绘声绘色的描述之下,钟离都有些可怜自己了,自己怎么就那么惨呢?

“你会算命?”吴小晴淡淡的问话。

“祖传!”钟离老实的回复。

“还会医术?”

“也是祖传的!”钟离点点头,乖巧的很,他岂能不知道这个家,梅姨的权威远没有坐在他对面的这位拥有祸国殃民天成媚骨,但是却被一道奇诡力量封印导致与男人绝缘的大姐更有决定权。

“治好小雨,这里随便你住,住到你死都行!”吴小晴轻轻挑了挑眉尖,媚意如涛。

“小晴,小雨的病跑了那么多大医院都束手无策,你这不是为难钟离吗?”刘梅下意识的就想维护钟离。

“就是啊,姐,我这病拖了这么久,你别为难钟离哥哥了!”吴小雨也劝。

“你怎么说?”吴小晴好似绝情的完全没有在意娘俩的话,而是盯着钟离问话。

“好说!小雨的病明天就能搞定,我们先吃饭吧!”钟离腼腆的笑笑。

“就是,钟离都饿了一天了,先吃饭,明天再说!”

刘梅以为钟离是缓兵之计,便也张罗着吃饭“来,姑娘尝尝,今天的菜可是小钟做的,闻着可香啦…”,说话间便夹了一块红烧肉递到了吴小晴的碗里。

“妈,我减肥呢…”吴小晴埋怨了一句,但是一缕香气让她的秀鼻不自主的微微一蹙,下意识的把那块红烧肉放到了嘴里,红扑扑,亮晶晶,颤巍巍,入口即化。

吴小晴猛然抬头,大眼睛精光四射,吓了钟离一跳,这位大姐这是要变身不成?

“我改主意了,你先住着吧,小雨的病你先给看看再说…”

说完话,吴小晴手里的筷子开始在桌上翻飞不止。

钟离微笑着点点头,然后深深的看了一眼吴小雨,这一家还真的有意思!

书友评论

  • 还可以输入200

  • 查看全部评论

同类推荐

主编推荐

举报本书
举报类型:
举报内容:
联  系 人:
联系方式:

确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