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章节目录

小说简介

《满分宠溺》顾彩虹戚雨牧小说最新章节在线阅读由本站为大家带来,这是作者“海汐”原创的一部精彩小说,喜欢的可以来了解下!一纸婚约,让顾彩虹嫁给戚雨牧。

满分宠溺精彩章节

戚雨牧处理完公事,盛安拿着行程汇报:“总裁,今天是周末,等下要回本家吃饭。”

家庭聚会的日子,戚雨牧不是很喜欢这样的日子。他对那个自己从小长大的地方,有一种冰冷淡漠的厌恶。这是他对谁都不曾讲过的事。

小时候,他目睹过家里幽暗的往事,自此对那些人都无法真情实感起来。

他想到了什么,问盛安:“太太也会去吗?”

“啊……”盛安疑惑了一下,才反应快地转过来,心里有些惊异地看了他一眼,面上却不显露地说:“是的,顾……太太也会去。”

“顾小姐”三个字没有说出口,盛安适时地顺着戚雨牧的口吻改口为太太,看boss不动声色的神情,他松口气,知道自己没有讲错。

这时,戚雨牧的私人电话响了,他对盛安挥挥手。盛安便退了出去关上门。

电话是母亲沈芳打来的。

“雨牧,今天回来吃饭不要忘了。”沈芳娴雅的声音从手机里传来。

“知道了。”

“顾彩虹也会来是吗?”沈芳问他。

戚雨牧不知她为何特意提到顾彩虹:“是,她会去。”

“有件事我觉得应该要让你知道。”沈芳的口吻里有一点不满的意味,“你们结婚的时候我给过她一张家用的信用卡,这件事没让你知道。我本意是让她管理你们住的房子,日常开销林林总总的事情。因为之前她还算安分,并没有在这张卡上乱动。但这个月她私自挪用了一笔钱,我不知道她用在哪里了。她和你商量过吗?”

戚雨牧怔了怔:“应该是有用到的地方,这不是什么大事。”他下意识地说。

他的话却让沈芳皱了眉,戚雨牧听到她冷淡的声音:“你最好不要太放任,你可以问一下她父亲顾之乔,她有挥霍的恶习,顾之乔曾对我说起过。我可以不在乎这笔钱,但这不能是一个开头。”

沈芳的话在戚雨牧心里投下一颗碎石,搅动了那份平静。

沈芳继续傲慢又不屑地说:“连她自己的父亲都这样说她,想必不是什么好习惯,他是在提前跟我们打招呼。

“我觉得你可以适当地提醒她一下,还有,我还听她妹妹说过她似乎还喜欢乱做投资,这在戚家绝对不行,你最好留一个心眼,不要让她太过放肆。她败家败顾之乔就够了,我们戚家可容不下她这样。”

这通不甚愉快的电话破坏了戚雨牧的心情。

他本来想跟顾彩虹和平相处,但是母亲说起的那些,的确是不怎么好的事情。

顾之乔说顾彩虹挥霍,不禁让戚雨牧想起当初这桩婚事是怎么成定局的。

那时她明明答应他,会在戚贵生面前拒绝婚事。可到了最后她却反水,害他措手不及。他之前是太过信任她了,未想到她是这样一个出尔反尔,会耍阴谋诡计的女子。这和她最初给他的印象反差太大。

想起顾彩虹曾经的所作所为,心里这段日子以来那些柔软的假象似乎都烟消云散了。

她依旧是那个他讨厌的女子。过滤了一遍刚才沈芳的话,戚雨牧的眉目蹙起来,心里又有几分熟悉的反感。

顾彩虹对着衣柜有些发难,她的衣柜可以用“囊中羞涩”来形容,实在贫瘠。

别人都道她是大小姐,实则顾之乔早在十多年前就不怎么管她们母女。顾之乔能够支付母亲的医药费,顾彩虹已经足够感激,这些年来她都是自给自足。

可现在要去参加戚家的聚会,她实在不好穿得太过朴素过去。那会让沈芳说她“不得体”,沈芳不喜欢她她是知道的。

一直以来,沈芳看她的眼光都是挑剔又嫌弃。当然顾彩虹心里也明白自己离她婆婆眼中那种名媛淑女差得太远。

顾彩虹实在不是她们那个阶层的人,顾欢妤之前也嘲笑过她寒酸,说她好歹是嫁进了珠宝世家,不要再丢顾家的脸,打扮一下。

为此她结婚的时候,父亲也给过她一笔购置衣物的钱。但上流社会季节轮转,今年买的新衣到了明年立马成为过季货。别人不会再穿了,可她只买了那么“一季”。

顾彩虹几番考虑,挑了一件蓝色的长裙,她觉得至少看上去大方得体,至于是不是过时,实在是无暇顾及了。

她在整理皮夹的时候,看到了那张放在最里层的信用卡。这是沈芳给她的卡,她也清楚婆婆给她是用来管理这栋房子日常开销的。

过去一年间,顾彩虹一直不曾挪用过卡上的一分一毫。这个月,她实在没办法一下筹出父亲断掉的药费,便暂时借用了一笔钱。

顾彩虹是打算尽快还的,但愿沈芳发现了不要有什么不快。她希望婆婆不会在意,可她还是有些心虚,她轻轻咬牙,告诉自己下个月,下个月就能还上了。

换好衣服梳妆完毕,顾彩虹想了想,打开抽屉,取出戚雨牧送她的那支发簪。

水晶镶嵌的中央有一颗蓝色的宝石,像大海一样蔚蓝纯净的颜色,她满满的欢喜,小心翼翼地捧在手心看了好一会儿。最后微红着脸,照着镜子轻轻别在头上。

光亮的乌发在发簪的映衬下,高贵又雅致,一下让她多了好几分气质。

顾彩虹红着脸凝视了一会儿,漾起的嘴角带着淡淡的欢喜。

希望他会觉得好看。

她抱着这样的期待,在看到戚雨牧的时候,微红了脸。

她知道戚雨牧是回来接她一起去本家吃饭的,她马上站起身:“我准备好了。”

戚雨牧望着眼前的女子,深蓝色的连衣裙,衬得她白皙的肌肤越发莹润,窈窕纤长的曲线,一张素净的脸蛋染了淡淡的妆容。

绸缎般的乌发,用发簪在中间束起,披散在肩头,有种优柔的美。

她的样子是很美好的,自己送的发簪,系在她头发上,果然比他想象的样子更好看。

但这一刻,那晶石耀眼的光芒让他觉得刺目,她脸上的笑容落在他眼中,他看到了其中小心翼翼的讨好。

这更让他心里有些反感。她是太会演戏了吗,那时候也是这张脸这种神情,让他相信了她会拒绝这场婚姻,他们不会结婚。

他冷着一张脸,淡声说:“只是家里人吃饭,把发簪取下来,我母亲不喜欢奢华做作。”

他的话让顾彩虹眼里期待的光熄灭了,她听出他语气里的反感跟厌恶。

他竟觉得她做作吗?

她的心尖一涩,取下发簪的手指微颤,语气里有一丝慌乱:“对不起,我不知道,以为要打扮得华丽一点儿。”

沈芳往日对她的数落跟冷言冷语,戚雨牧一定没有听到过。

沈芳曾说她不懂打扮,有失身份,好不容易她以为这支发簪能让她提升气质,却不料在他眼里变成了虚荣。

她不知道发簪有多贵,现在看来比她想象得要贵重上许多许多。

之前她就一直纳闷他为何要送给她,现在才有种恍然大悟的觉悟,也许送她不是他的本意。想到这些,顾彩虹的心脏抽搐了一下。

车子驶到戚家本家洋楼的时候,天色已黑。顾彩虹默然跟在戚雨牧身后,每一次到戚家,她都会很难受。在戚家,除了她的公公戚贵生,再没有人愿意分给她一点儿友善。

顾彩虹深吸一口气,不知今夜又有什么等着自己。

沈芳穿着一件素淡的旗袍坐在那里,旗袍是牡丹雍容的花纹,熨边是很精致的金色丝纹。她保养得很好,虽然五十多岁,看上去却仍旧是四十如许的模样,颇有风韵。

只是她的一双眼睛很严厉,在面相上来说有点三白眼,眼白多过眼珠,顾彩虹第一次见到的时候,就觉得她不好相处。

沈芳很不喜欢她,顾彩虹也不知是为什么。只能暗想她大概特别不合沈芳眼缘吧。

“妈,我们回来了。”戚雨牧向母亲问安,顾彩虹规矩地站在一边,身板挺直,丝毫没有松懈。

沈芳曾经说过她站姿倾颓,没有名媛气质,那时候她没有眼色地在婆婆身边坐下,却换来婆婆嫌恶的目光。

沈芳严厉的言语到今天顾彩虹还记得:“你妈妈就是这样教你的吗?长辈没有让你坐下,你就自说自话地坐下。听闻你母亲早就和你父亲离婚,看来她也是像你这样,缺乏礼数,让他不能容忍吧。”

顾彩虹站得端正,旁边戚雨牧坐下来,疑惑的视线落到她身上,像是在奇怪她为何还站着。他微微皱眉,很不喜欢顾彩虹这样总是突兀的举止。

顾彩虹在等沈芳的反应,然而沈芳像没看到她一样,眼睛看着自己的儿子,微微一笑:“雨牧,刚从米兰飞回来,你好像瘦了,不过事情办得很好,我听你父亲夸奖你了。”

戚雨牧与母亲日常地说了几句。顾彩虹轻轻咬唇觉得有些尴尬,她悄悄走到一边想要坐下来,却见沈芳射过来的严厉视线。

顾彩虹心上一怔,立马站在了阴影里,不让自己显得那么突兀,却也不敢坐下了。

“今天妈妈还邀请了客人,小翎回来了。”沈芳含笑的声音,说出口的名字却让室内的空气陡然凝滞下来。

顾彩虹可以看到戚雨牧倏然变化的脸色,她疑惑地想小翎是谁。

就听到一个清婉的声音:“雨牧,好久不见。”

一张清丽柔美的脸庞,五官却又比她的气质浓丽许多,让她看起来艳光四射。年轻的女人穿着一袭粉色丝质的摇曳长裙,看起来就像个公主那样,踏着月色而来。

林翎。

顾彩虹看到这张脸,脑海里浮现出这个名字。是的,她曾经偷偷在网上查看过林翎的资料。因为她想知道,他爱着的那个人是何模样。

而此刻看到真人,比网上那些资料,那些舞蹈视频都更为鲜活惊艳,原来,她就是林翎。

戚雨牧青梅竹马的恋人,当初他找到她说不能结婚,告诉她他有心爱的女人,叫林翎。

“林翎。”戚雨牧低哑的声音唤出那个名字的时候,顾彩虹感到自己的心尖战栗了一下。

那两个人对视的眼神,已没有第三个人插入的余地。

顾彩虹胸口像被抽走了所有空气,觉得窒息难耐,又对上沈芳冷漠的眼神,让她觉得自己就像是这个空间多余出来的人。

这应该是顾彩虹吃过的最食不知味的一餐饭。她静默地低着头扒饭,听戚贵生和戚雨牧谈到生意的事情,听林翎和沈芳聊着她在欧洲这些年的趣事。

其实气氛很好,如果不是戚贵生忽然叫她,顾彩虹应该能很快结束这段折磨人的时光。

可惜戚贵生偏偏叫了她,还问她:“彩虹,有没有打算要个孩子?”

戚贵生笑呵呵地说:“我啊,很想抱孙子,要是生个小公主就更好了,总之很想做爷爷,之前跟老姜聚会,那老家伙还向我炫耀他孙子,我就寻思着我儿子也结婚了,我也能做爷爷了啊。”

戚贵生沉浸在他的想法里,气氛陡然变化的却是另外四个人。

顾彩虹看到沈芳皱了眉,看见戚雨牧轻轻蹙起的眉宇,他的神情有些僵硬,应该是不想听到这些话。而林翎,她脸上甜美的笑容亦消失了。

林翎的视线落在自己身上,顾彩虹可以感受到她眼里的高傲。

戚贵生在等顾彩虹的回答,顾彩虹只觉咽下去的食物冷得发苦,她轻声说:“爸爸,这事顺其自然就好。”

“对,对,顺其自然。”戚贵生笑得很开心,又看了她一眼,“你长得像你妈妈,我的小孙儿将来也一定漂亮。”

戚贵生在说到她长得像她妈妈的时候,顾彩虹明显感觉到沈芳对她投来极其嫌恶的一瞥。

她心底一颤,只能硬着头皮受下沈芳如利刃的目光。

晚饭后,顾彩虹被沈芳叫到了她处理日常事务的晨厅,显然她还有话对这个媳妇说。

当晨厅的门被关起来的时候,顾彩虹感受到一阵窒息。这间房子让她莫名想到一部老电影《蝴蝶梦》里的幽森厅堂,那个死去的前妻也有这样一间晨厅。

而她面前的沈芳,与电影里那位不苟言笑的女管家重叠在一起,让她心底泛起一股森然的寒意。

沈芳没让顾彩虹坐,顾彩虹便静静地站着。沈芳打量的眼从她脸上再到脚上,似乎把她看了个遍,顾彩虹听到她冷笑的声音:“我怎么没看出你哪里像许惠琳,没有你母亲当年一半的姿色。戚贵生也是老眼昏花了。”

事实证明,女人无论到多少岁都是善妒的,看来刚才戚贵生无心的一语,触到沈芳的逆鳞了。

沈芳不屑的眼神落在她脸上:“你身上这条裙子,这一年里,我已经是第三次看见你穿了。”她的口气很是嫌弃,“看来你丝毫没有把我之前的话放在眼里,我是不是指出过你着装的低级,要你提升品位?”

顾彩虹不发一语,只能轻轻地垂下头,她的双手搅在一起,心里亦不知是什么滋味。

“你的言行举止,没有一样让我满意。实际上我很疑惑,作为顾之乔的女儿,你是怎样被教养出来的,真的没有一点名媛的气质。”沈芳轻蔑地说。

“之前我也说过,婚后希望你能辞去工作,安心在家不要再抛头露面。可显然你没有听,放任你出去工作这件事,既然雨牧没有反对,我也就不多说什么。可你得记着,任何时候都不要丢我们戚家的脸面。”

“你很拮据?”沈芳忽然冷声的发问,让顾彩虹心口一震。

顾彩虹抬头看着沈芳,却见沈芳轻轻一笑:“想必顾之乔是不怎么管你的,你和你母亲都很落魄吧。”

顾彩虹不理她话语中的奚落,深吸一口气,直视她的眼睛:“是的,所以我没有钱买多余的衣服,也没有钱能达到您的那些要求。”

她准备好迎接沈芳的指责,谁知沈芳竟笑了起来,那笑声中带着轻蔑又有几分得意。

“许惠琳啊许惠琳,你也有今天。”

沈芳这句话让顾彩虹肯定了,这几位长辈当年有故事,而沈芳是十足讨厌她母亲的。

“顾彩虹,你不配当我的儿媳妇。”沈芳直视她的眼睛,说得冷漠无情,“我从不满意你,所以也乐得看你的笑话。对了,你这样的窘境,雨牧是不知情的。在他眼里你是什么样的,你知道吗?他认为你是个挥霍又虚荣的女人,因为你的父亲顾之乔和你妹妹顾欢妤都对他这样形容过你。对了,他们还给你安了个罪名,说你平日里喜欢乱投资,所以才会一直缺钱。”沈芳抿唇而笑,盯着她的眼睛,“你得讨人厌到什么样子,连自己的父亲跟亲妹妹都如此不待见,生怕你过得好。”

顾彩虹因沈芳的话心底惊诧又痛苦,她万万没想到自己的父亲和妹妹竟会在背后这样编排她。

“不要对我儿子有什么非分之想,因为他永远不会属于你。你配不上我的雨牧,而我也会用尽手段将你赶出戚家!”沈芳冷冷地看她,轻嗤道,“这桩婚事本来就是戚贵生那个老东西一厢情愿的旧梦。”

沈芳忽然凑近过来,一双冰冷的眼睛露出怨毒的神色,死死盯着顾彩虹的脸,却又像在透过她看着另一个人。

“我这一生最痛恨的女人就是许惠琳,她毁了我一生的幸福!你是她女儿,就跟她一样让人恶心,我提醒你,刚刚戚贵生的话听听就算了。”

沈芳覆在她耳边,轻声缓慢的语调却说出最恶毒的言语:“不要妄想用孩子来拴住雨牧,即便你有了孩子,我都有办法让你骨肉分离,到头来受伤的只会是你。”

沈芳阴恻恻地说完,退开几步,站在那里收敛了神情,露出雍容华贵的一笑:“希望你好自为之。”

顾彩虹已完全体会到她藏在面具下的疯狂跟怨毒,只觉手足冰凉,一颗心像浸泡在冰里。

老宅窗外的雨声簌簌,落在庭院里的声响颇有几分在山中的感觉。戚雨牧正坐在沙发里看书。

这是他过去的房间,许久未归,倒也找回了几分旧日的闲适。

听到声响,看见走进来的那抹纤细身影,他才意识到毕竟和从前不一样了。现在他是个结了婚的男人,有一个女人可以光明正大地走进这个房间。

“妈妈似乎和你谈了很久。”他看一眼顾彩虹,只觉她的神情有些疲惫。

“嗯,一些家常的事情,我没有经验,她教我。”顾彩虹只能这样回应。她在想若对戚雨牧说出真相,告诉他他母亲说了些什么,他会有什么看法?

他会相信她吗?

答案让她止步,他不会相信她,并且会觉得她又是别有用心,臆造出这些无中生有的事来中伤他母亲。

所以她只能避重就轻。这个男人讨厌她,她在他眼里很糟糕,他自然不会相信她的人品。

顾彩虹默然地环顾四周,这还是结婚后她第一次和他留宿大宅,也是她第一次进入他的私人领域。

他们同处一个房间的情况几乎为零,他应该不会想和她待在同一个空间。

可这个晚上,她又没有别的去处。

顾彩虹想了想,轻轻地转身,看到了橱柜的所在。她打开柜子,松了口气,里面和她想的一样,放了一套替换的被褥。

戚雨牧看到顾彩虹捧着一床棉被,在地上安静地铺起来,不禁蹙了眉:“你在做什么?”

顾彩虹怔了一下,回过头看他:“我……铺一下床,我睡地上就好,这样不会打扰你……”

她话未说完,就见他啪地合上书页。

戚雨牧脸上的神情称不上愉快,看她的眸光更是有几分复杂厌烦的意味。

“你以为你的表演能吸引到我?”他幽冷的声音失了温和。

顾彩虹一怔,还来不及反应,就听见他说:

“可不可以少做作一些?我从没见过你这样会做戏的女人。婚前一脸诚恳地告诉我会取消婚约,还祝我幸福,可笑至极!后来你在我父亲面前做了什么?声情并茂地演绎了一场暗恋我许久,非常愿意和我结婚的戏码?

“现在,你和我结婚了,该发生的不该发生的全都发生了,你却还要做戏,你以为我会很欣赏你这样吗?你这种故作姿态的表演只会让我更厌烦你!”

这是他第一次对她说这么多的话,然而字字诛心。

顾彩虹有一瞬被说蒙了,混乱的思绪慢慢消化他的话,感受到他字里行间的厌弃,苦涩溢满心间。

他是这样讨厌她。从没有一刻,比现在更清楚地认知到,她在他眼中如此不堪。

抓着被褥的手指打着战,她咬紧嘴唇,轻声说:“对不起,那我不铺了。”

顾彩虹的眼睛热得发痛,她深吸一口气重新将被褥叠好,抱起来放回橱柜里。

她听到身后的动静,然后是房门砰地关上的声响,是他气得离开了。

顾彩虹慢慢地滑坐在地,眼泪大颗大颗地滴落在地板上,她轻轻捂住自己的脸,把哭声掩盖。

夜深了,窗外下起簌簌的雨,空气里有一股湿润的泥土气。顾彩虹静静地躺在大床的一边,睁着眼睛看着被雨滴模糊的玻璃窗。

戚雨牧是个很喜欢下雨天的人,她知道他的这个喜好,恍惚地想到多年前,在打工的咖啡馆第一次见到他的情景。

那也是一个雨天,她淋着雨,匆匆赶来接班。等她换上工作服回到吧台的时候,店里已没有多少客人。

她一眼便看见了那个坐在窗边凝视窗外的青年。

这一眼如同万年,落在心田,芬芳的香气仿佛日光轻拂。

他俊美的侧颜惊心动魄,光线折射在那张脸上,连绒毛在光曦里都如此清晰。

他的美仿佛和雨雾融在一起,眉眼如雕刻,挺俊的鼻峰,坚毅的唇,幽黑的大眼睛仿佛玛瑙,深邃闪亮。她从没见过这么美的眼睛,他的眼尾微微上挑,波光潋滟,自有风情。

这时候风吹起,薄薄的白色窗纱遮挡了他的脸,在那白纱之下是若隐若现的朦胧。

她的生命里从未对一个人有过这样深的悸动,她对他一见钟情。

那以后,她发现他常常光顾咖啡馆,多半是在下午。

于是,她经常跟同事换班,特意调在了下午的时间上班。

戚雨牧会买上一杯咖啡,他喜欢喝拿铁。原本她以为以他这样独寡的气质,会是一个只喝黑咖啡的人,然而他不是。他的喜好很温暖,喜欢加糖加奶的拿铁。这样的反差,令她更加心动。

她观察他许久,看着他时而认真地做笔记,时而会和几个朋友相谈甚欢。

他对朋友笑着的时候,不再是外表那样高贵矜持的气质,他的笑容如春风化雨,那一笑温柔得令人心动。

真的,她从没见过笑起来如此温柔的男人。而那份温柔令她深深沉溺。

又一次,她看到他逗朋友的小狗,抚摸那只狗狗的模样动作,都温柔到不行。

她确定了在他生人勿近的外表下,那份深藏的暖意。

顾彩虹就这样看了他一年,有时他不点拿铁,她都会自己掏钱为他调制上一杯他喜欢口味的拿铁。

他大概以为是店里附赠的,也从没问过。顾彩虹想,他可能连她的脸都不曾认清过。

再后来,他大概毕业了,她再没见过他来过咖啡馆。

被告知有婚约,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没有人知道她内心的惊喜与战栗。

她从未这么开心过,可这份雀跃持续不到一刻钟,在他告诉她他不想跟她结婚后,彻底破灭。他说他有恋人,虽然分手了,但他无心谈一份新的感情。

果然戚雨牧从不记得她,这个每次在他买咖啡时都会脸红的服务生,这个痴痴傻傻看着他的姑娘,对他而言,是个陌生人。

回忆让顾彩虹心底泛起熟悉的酸涩与痛楚,她闭上眼,眼泪默默地流淌下来,沾湿枕巾。

她疲惫地将自己埋进被子里,脑袋却蓦地一阵刺痛,让她整个人颤了一下。

有一个幽冷却清晰的声音倏然响在她耳边。

“你哭什么?”

顾彩虹吓了一大跳,她急急坐起身,吸着气怔怔地望向床前的镜子。

镜子里那张熟悉的脸庞是她自己的,然而那眼睛却渐渐地变了,变得那样犀利清冷还带着奚落和嘲弄,她视线里的画面逐渐模糊,头痛欲裂。

顾彩虹痛苦地抱着头,像是看到了什么最可怕的东西:“不!不!你不要出来!”

她失控一样抓着自己的头发狠狠地揪扯起来,想要努力保持清醒。

尖锐的刺痛都不能让她的状况好转,她下意识地看向镜子里自己的那张脸,依然是那双幽冷不屑一顾的眼睛。她惊恐到极点,脑袋里漫过一股尖锐的刺痛,气息一窒,竟晕了过去。

戚雨牧独自在月光下散步的时候下起了雨。原本他是很喜欢下雨的,但今夜这场雨却让他的心绪更烦乱。他想起顾彩虹,心里就有股说不清的情绪,偏偏她的一言一行都那么清晰。

她取下发簪时落寞的神情,让他心里不舒服。

他是怎么了,为什么要对这个善于演戏、表里不一的女人有这样大的反应。

一直以来,他都在提醒自己,尽量无视她,随她作妖,不会影响他分毫,但最近似乎不起作用了。

“雨牧。”

他听到一声满含情感的呼唤。

他转身,看到了一张美丽的脸,林翎,她穿着一身水蓝色的睡衣。

是和他一样睡不着吗?半夜了还徘徊在这寂静的花廊里。

“我回来了。”林翎看着他的眼睛,那双莹莹的美眸噙着泪水,“为什么不来看我?”

戚雨牧忽略心上的悸动,他们有过太多的回忆,深刻到不会一夕就烟消云散,他用了几年时间才让自己从那段深刻的感情里走出来。

但是,这一刻面对她,他竟发现自己无话可说。

“我后悔了。”林翎牵住他的手,男人的手掌一如过去宽厚温暖,她的心悸动着,看着他的眼睛,“四年来我无时无刻不在思念你。”

“我结婚了。”戚雨牧慢慢抽回自己的手,喑哑着声音告诉她。

这句话让林翎满腔热情如坠冰窟,可她不是会这样认输的女人。他们有过那么多美好的记忆,他对她的感情,又怎会就这样轻易烟消云散。

林翎凝视着戚雨牧,又再次紧紧地抓住他的手:“不可以再给我一次机会吗?这个错误还有机会更正。”

林翎的话让戚雨牧心口一跳,望着她炽烈的眸,那里面激烈汹涌的情感一如往昔,让他忆起曾经他们如何相爱过。

可是她离开的时候同样毫不留恋不是吗?

他觉得自己心口的火热忽然被冰水浇熄,一双沉静的眸子看着她,没有再泛起波澜,只是更坚决地抽回了自己的手:“不能了,林翎。”

戚雨牧回到房中,就看到那个占据了他的床的一角,似乎就快要掉下去的身影。

他剑眉轻皱,觉得很是碍眼。在接触到那张清秀的睡颜时,他想要推醒她的动作停在了那里。他双手轻轻抱起她,只感觉怀中的身子轻如羽翼般。

戚雨牧叹了口气,将顾彩虹抱到床中央。

顾彩虹呼吸轻细,和窗外的雨声交融在一起,让他原本烦躁的心绪奇异地平静下来。

戚雨牧不由自主地伸出手,抚上她白皙的脸庞,想要理一理她睡乱的额发。

她的睫毛忽然动了动,他以为她醒了,瞬间僵硬的手指触到她额头,一时竟心跳如鼓。

好在顾彩虹并未苏醒,只是动了动脑袋,似乎找到了一个更为舒适的姿势。戚雨牧深黑的眼眸在暗夜里静静望着她,眼神慢慢地柔和下来。

书友评论

  • 还可以输入200

  • 查看全部评论

同类推荐

主编推荐

举报本书
举报类型:
举报内容:
联  系 人:
联系方式:

确认举报